爱水貂

Gucci宣布弃用皮草!每件貂皮大衣,都沾满亿万生命的血和泪!

      编辑:貂貂       来源:爱水貂
 

原标题:Gucci宣布弃用皮草!每件貂皮大衣,都沾满亿万生命的血和泪!

10月11日,Gucci突然宣布:不再使用动物毛皮作为原材料,库存毛皮产品全部拍卖,捐给动物保护组织。

CEO「Marco Bizzarri - 马可・比扎里」在演讲中说道,对社会负责是Gucci 的核心价值观,事关人类福祉,没有它企业不会发展。

也许你并不知道,这一决定意味着:

全世界最成功的品牌,连本带利放弃数十个爆款,几十亿人民币。

其中包括这两年的爆款,带毛乐福鞋(一双就是后厂村程序员一个月工资...)。

对一个品牌价值高达881.4亿(相当于朝阳区10000套房),以奢侈为卖点的大牌,此举无益于自断一臂。

一时间,舆论四起。

很多人认为这将带动世界各大品牌拒绝动物毛皮制品。

商务顾问公司「The Cambridge Group - 剑桥集团」认为:这一决定能让Gucci更受年轻人欢迎,换句话说,这是一场成功营销。

有人评价,销毁就行,还拍卖?资本的嗜血性可见一斑。

还有人说,一边大口吃着肉,一边谈保护动物,这个是哗众取宠。

我觉得,这是一个伟大的决定。

看似远在天边的毛皮行业,其实离你我并不遥远,日常我们眼前的毛皮服饰、箱包,无不沾染着淋淋鲜血与惨痛哀嚎。

要知道,就在此刻,超过1亿只动物被关在世界各地笼中,随时面临各种方式的虐杀。

以占据行业大半产量,貂皮为例,每年超过3500万只水貂被生生剥皮,它们的一生注定充满血腥痛苦与挣扎。

去年12月,一名英国导演在波兰马桑诺夫州的水貂农场卧底2个月,爆出貂皮生产的惊天内幕,震惊世界。

就算穿貂皮的人也未必了解,貂是一种鼬类,夜间动物,喜欢独居。毛皮保暖性极强,还带着特有的闪闪光泽被称为裘中之王,全世界无人不爱。

在养殖场中,每只水貂从小就被关在狭小的笼子中上蹿下跳。

这相当于将一个人关在不到半平米的房间,转个身都很难,直到死亡。

它们通常不会活过一年,用于繁殖的水貂将被饲养4年,相比同类,它们活得更久,经历的疾病、虐待、恐惧乃至精神折磨更为绵长。

长期折磨下,心理疾病蔓延。多数水貂时刻啃咬铁笼,试图逃出,自残、啃食同类事件每天都在笼中发生:

任何逃跑的水貂都会被踩在地上以示惩罚,再被扔回笼子中,受伤的水貂不会被医治。

人们任由蛆虫爬满水貂伤口,撕扯腐肉,剩下骨头裸露在毛皮之外。

病入膏肓的水貂将被直接抛弃,任其自生自灭。暗访中,农场工人甚至毫无顾忌地说:

「它们只是毛皮,不是动物」。

对这家波兰农场来说,这是一种节约成本的高效做法,用触目惊心形容一点不为过。

拨皮时,为了得到完整貂皮,人们会用铁棍猛敲头部,更粗野的还有抓起尾巴直接重摔。

还有亚洲农场会采用电击,将电极固定头部与肛门,一接通电,再不听话的水貂扑腾两下就不动了:

或直接死亡,更多地还奄奄一息,一旦水貂毫无招架之力,工人就上前,剁掉四只腿,从尾部切开口

一把扒下整块貂皮。

被剥皮者撕得皮开肉绽的水貂被扔在一旁,眼睛眨巴望着另一半自己,呼吸,呼吸。

不出3个月,它们的毛皮将被加工制作成大衣、裙子、拖鞋,摆在商场柜台正中心,引得无数欣羡的目光,而一件顶级貂皮大衣往往对应70只水貂的生命,10万人民币:

每年,370万欧元貂皮从波兰出口,整个行业中,貂皮农场覆盖欧洲、亚洲乃至北美。

与虐杀同时发生的是,全球对貂皮乃至毛皮需求日渐增高。

在迪拜,就算夏季最高温度41℃,也拦不住皮草店高达400家。不少东北大哥都知道,给老妹买貂是传统,不买别想结婚。就算没钱买,婚后一旦有钱也必须补上。

世界网红「Kim Kardashian - 金・卡戴珊」最爱穿着貂四处游走,浑身贵气:

她的知心爱人Kenye West同样是拥趸,貂皮大衣穿在身上,引得不少年轻人追随:

而不少小潮人的偶像,Gigi Hadid也经常穿着貂皮走进大众视野:

强烈需求催促着貂皮乃至整个皮草市场不断膨胀。

仅2011到2013年,全球皮草市场价值短短2年就翻了一倍,高达300亿:

与我们想象中不同,全球绝大多数毛皮原料来自欧洲,而不是第三世界,全球63%貂皮来自欧盟,波兰、俄罗斯、丹麦等东部国家是产能主力。

各地由于政策不一,没有统一保护动物规定,监管松散地区往往成为动物毛皮农场聚集处。为了降低成本,活剥、虐杀随时可能上演,受害者包括水貂、狐狸、土狼、浣熊、安哥拉兔各种动物。

今年8月,英国阅读量最大的小报,「Daily Mail - 每日邮报」报道了东欧狐狸毛皮农场的现状,其残忍程度同水貂农场有过之无不及。

每年超过10万只狐狸被屠宰剥皮,它们长期蜷缩在不见阳光的笼中,不少狐狸失去眼球,下巴腐烂,每天忍受虐待,被饲料越催越肥胖

沦为被人类扭曲的怪物:

一旦被剥皮,它们的躯体将被遗弃,而另一半将被人类穿在身上,在文明世界中穿梭,这些买家往往来自丹麦和中国:

毛皮生意充满血腥、残忍和不人道,令人欣喜的是,总有人在寻求改变。

2011年12月4日,上百名动物保护者一丝不挂躺在马德里街头,周围摆满各类毛皮,抗议毛皮工业,一名姑娘坐在人群前,手持文字标语:一件衣服要杀掉多少生命?

引起全球关注。

众所周知,毛绒绒厚实的毛皮是财富、地位与魅力的象征。

某种意义上,毛皮这种硬通货诞生比黄金还早,传承至今,千百年来几乎不曾贬值,生命力之旺盛算得上一种奇迹。

人类对毛皮的崇拜根植在基因中,自狩猎时代就从未中断,创造了如今400亿人民币,百万人参与的毛皮产业。

记得前几天,高晓松在节目中说,人类是世界上最特殊的物种。

(((0)))

当生存唾手可得,我们便忘记了自己也是万千物种中的一员,与被剥皮的水貂、狐狸、兔子并无区别。

人的本性就是善于遗忘,千万年来从没变过。

现在Gucci站出来,作为一个公司以牺牲利益的方式,唤醒大众关注。无论少数人如何恶意揣测,对这个世界来说,终究是件好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