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水貂

可怜的毛皮动物,受到如此残忍的对待!

      编辑:貂貂       来源:爱水貂
 
可怜的毛皮动物,受到如此残忍的对待!中国一家养殖场内,一只水貂在敞开的笼子前向外观望。毛皮动物养殖户无需遵守多少规章,也没有任何动物福利法来保护这些动物。摄影:DIEGO AZUBEL, EPA/REDUX撰文:Rachael Bale 今年9月份的国家地理杂志撰文称,皮草似乎正以极为时尚的姿态回归。 这种复兴是皮草贸易针对批评者所作出的应对,并且棋高一着。与此同时,中国、韩国和俄罗斯的新富阶层对皮草的需求也在增加, Richard Conniff写道。 当动物福利运动在20世纪90年代达到高潮过后,已经丢失了不少阵地。据国际毛皮协会称,2016年秋季有三分之二的女性时尚服装都以皮草为特色。 尚不清楚的是皮草制品是否正在进入普通大众市场。由于中俄两国经济增长放缓,有迹象表明皮草行业最近的势头似乎不再强劲。据世界最大的皮草拍卖行 哥本哈根皮草 报告称,全球皮草行业今年的产量预期将下降33% 2015年的全球水貂皮产量为7200万张,今年则降至5400万张。 出于皮草贸易的需要,许多种不同动物会被人工饲养,例如水貂、狐狸、毛丝鼠和貉。除了它们以外,还有无数野生动物会被陷阱所困:山猫、海狸、猞猁、紫貂、海豹和鼬鼠。 目前,水貂是最普遍的人工饲养皮草来源,中国生产的水貂皮在市场上占主导地位。据国际毛皮协会称,中国在2014年出产了3500万张水貂皮。但在动物福利方面,中国的毛皮动物养殖几乎不受任何规章限制。 2010年美国农业部的一篇报告称,中国的毛皮动物养殖场常常都是小规模的家族经营式风格。一家名为 关爱野生动物 (Care for the Wild)的英国非营利性动物福利组织在2005年发表过一篇报告,称这些动物被关在又小又脏的笼子里,日晒雨淋毫无遮挡,搬运过程粗暴,幼崽死亡率极高。这篇报告的作者和调查员来自瑞士动物保护组织和 东方国际 (EAST International),他们观察到了象征福利水平低下的动物异常行为,包括极端恐惧、反应迟钝和自残。还有养殖户报告了动物杀婴现象和繁殖困难问题,这同样意味着福利水平低下。可怜的毛皮动物,受到如此残忍的对待!一位工人在养殖场内搬运水貂,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貂皮生产国。摄影:DIEGO AZUBEL, EPA/REDUX 据密歇根州立大学法学院动物法律和历史中心2010年发表的一篇论文称,中国的廉价劳工和松懈监管推动了毛皮动物养殖的发展,这意味着会有更多动物遭到不人道对待。 中国几乎没有法规来保护这些动物, 论文作者Lesley Peterson写道。 在欧盟,毛皮协会从2009年开始拟定的动物福利制度 WelFur 将于明年实施。该项目会根据健康、行为和居住环境等多个指标对水貂养殖场进行打分评估。 几乎所有动物福利倡导者都支持全面禁止毛皮动物养殖,他们对这项制度的建立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WelFur项目由欧洲毛皮协会拟定并执行。动物福利倡导者们特别关心的是,该项目允许小铁丝笼被继续使用,这就使得动物无法像在野外那样奔跑、游泳或攀爬,从而常常导致它们因为无聊而啃咬自己的尾巴或咀嚼自己的毛皮。 WelFur项目的发言人Mick Madsen表示,养殖场里的水貂无需表现出野生环境下的行为。他说,WelFur的协议基于科学而制定,并会根据动物福利的最新研究每五年修改一次。 然而,欧洲毛皮动物养殖场的动物福利状况与中国相比简直不值一提。 所有动物福利规章的目标都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痛苦。但对许多动物福利倡导者而言,毛皮动物养殖从头到尾都与最基础的道德问题有关:我们不需要皮草衣物和首饰,因此出于这个目的而建造的毛皮动物养殖场都是不道德的。可怜的毛皮动物,受到如此残忍的对待!中国一家养殖场内,工人们在给水貂剥皮。中国不仅是貂皮和貂皮服装的主要出口国,还会从欧洲和北美大量进口这类商品。摄影:DIEGO AZUBEL, EPA/REDUX 皮草是一种奢侈品,对于人类健康和幸福快乐而言并非必需品, 牛津大学伦理学家Andrew Linzey说道,他是《动物所受痛苦为何重要》一书的作者。 为了皮草而让动物遭受痛苦是不道德的。 伦理学家和哲学家坚称,人类生活会从不提倡残忍行径的社会受益。动物和小孩子一样,对人类有着特殊的道德要求。因为它们在道德上是无辜的,无法为自己争取待遇或是发表意见。Linzey表示,法律的作用是保护弱者不受剥削压榨,对待动物也该如此。 认为只有人类遭受痛苦才重要,这在道德上是一种狭隘的思想。因为我们知道动物不仅要遭受肉体上的疼痛,精神上也是一样 只反对施加在人类身上的痛苦而不顾及动物,这是矛盾的观念。 原产于北美的水貂属于鼬科,是食肉类哺乳动物。至少从11世纪开始,它们光滑的毛皮就已被用于帮助人们取暖。 一件貂皮大衣是众多女性梦寐以求的东西,而且越来越多的男性也在期望得到它, 美国毛皮协会表示,它是美国最主要的皮草贸易组织。 或许是由于这个原因,貂皮大衣的生产已经从在野外用陷阱捕捉水貂转变成了人工饲养。通过选择育种,毛皮动物养殖户就能得到黑色、赤褐色、奶油色和银色的水貂。 据国际毛皮协会称,2014年中国的3500万张水貂皮占据了市场份额的40%。作为对比,第二大生产国丹麦当年的水貂皮是1780万张,其他欧洲水貂生产大国分别是波兰850万张,荷兰550万张,芬兰250万张,这些数据来自欧洲毛皮协会。美国也是一个主要水貂皮生产国,据美国农业部报告称,美国当年生产的水貂皮为375万张。可怜的毛皮动物,受到如此残忍的对待!中国一家养殖场内,宰杀后的水貂在剥皮前被放置在一起。数家中国毛皮动物养殖场因为对待动物的残忍行径遭到起诉,导致新的规章出台。但动物福利倡导者表示,不人道待遇仍然很普遍。摄影:DIEGO AZUBEL, EPA/REDUX 动物福利倡导者称,水貂养殖带来了无法逾越的难题。这些动物有很强的领土意识,野生环境下除了交配季节几乎一直独居。野生水貂一天中大多数时间都在闲逛和游泳。与数百只其他同类近距离挤在一起,并且深受粪便和尿液的困扰,这对于一只水貂而言意味着什么? 水貂 无法对这些化学信息作出适当回应,这对水貂福利的影响仍然未知,但笼子下积累的粪便已经被确定会对水貂造成群体性压力, 一篇报告中如此写道。该报告由抵制皮草的 尊重动物协会 和英国布里斯托大学的Stephen Harris教授合作撰写,后者接到过对动物福利标准进行科学审查的请求。 在毛皮动物养殖场内 哪怕是在欧洲、美国和加拿大最规范的那些养殖场,水貂都被局限在相对较小的铁丝笼内,没有多少活动空间。研究发现,即使为这些水貂提供了娱乐,也无法阻止代表无聊和压力的异常行为出现,例如踱步、咀嚼自己的毛皮和啃咬笼子。 2005年,《关爱野生动物》报告以及由瑞士动物保护组织提供的视频被公开,视频内容是被活活剥皮的动物,中国毛皮动物养殖业因此承受了压力。尽管国际毛皮协会立即谴责视频是伪造的,但它仍然是一座分水岭,促使中国推出新法规,要求必须先将动物击晕再剥皮。 Peter Li是休斯顿大学唐顿分校的东亚政治学教授和国际人道协会的中国专家,他反对毛皮动物养殖。他表示,这些法规并没有改变中国的毛皮动物养殖业,残忍和不人道的行为仍然盛行。 Li认为,这是因为根据中国法律,毛皮动物养殖场里的动物被当作经济动物: 经济动物是一种供人利用的工具和收入来源。 中国林业局、农业部和毛皮行业协会合作制定规章制度,但动物福利从来不在优先考虑范围之内。 迄今为止,中国当局对工业化农场和毛皮动物养殖场中的动物福利关注甚少, Li说道。 生产能力高于一切。 改善欧洲毛皮动物养殖场的新尝试 21世纪初,欧洲毛皮行业领导者们开始注意到消费者的新需求 要求保障这些作为衣料来源的动物们的福利。 欧盟理事会对毛皮动物养殖场提出了新要求。一项理事会指令要求,动物只有在 对其健康和福利没有不利影响 的情况下才被允许人工养殖。除了这类笼统的表述之外,欧盟对毛皮动物养殖场的动物福利并没有具体指导方针。可怜的毛皮动物,受到如此残忍的对待!中国的旺盛需求促进了皮草行业的成长,不过据世界最大的皮草拍卖行 哥本哈根皮草 报告称,皮草产量已经连续数年呈下降趋势。摄影:DIEGO AZUBEL, EPA/REDUX 这就是WelFur诞生的原因。该项目是欧洲毛皮育种协会和国际毛皮协会合作努力的成果。他们从2009年开始打造一个监控体系,到2014年为止,关于水貂和狐狸部分的协议已经完成。该项目目前处于实地试验阶段,欧洲毛皮协会发言人Mick Madsen表示,它将于2017年1月正式实施。 WelFur的指导方针涵盖了喂食、住所、健康与环境。国家地理记者Conniff曾陪伴一位农学家在丹麦一家水貂养殖场试验了该项目。 他检查了每个笼子配备的巢箱大小和冬季保暖用的干草数量。他检查了动物们的身体状况、有无伤病,并通过重复性的来回运动查探动物的压力。他将压舌板插入每个笼中借以查探动物的反应:是害怕、攻击还是好奇。WelFur的调查每次需要花费六个小时,根据22项指标来调查120笼样本。 Madsen表示,WelFur还没有确定对未达标的养殖场施以何种处罚。由于欧洲毛皮协会的成员是各国毛皮育种协会,而不是单个的毛皮动物养殖场,所以欧洲毛皮协会无法对这些养殖场随意处罚。 最终会有一个结果,但具体细节仍在讨论中, Madsen说道。 WelFur是基于 当前最好的做法 ,而动物福利倡导者则认为这类做法常常是不人道的 尤其是在居住环境方面。 因为 当前最好的做法 涉及到的养殖体系的动物福利都很低,哪怕是在WelFur协议中评分最高的养殖场所提供的福利标准也是大部分动物福利倡导者所不能接受的, 尊重动物协会 在回顾动物福利标准的文章中说道。 尊重动物协会 的主管Mark Glover表示,将动物饲养在小型铁丝笼里是不人道的,这是常识。 欧洲毛皮协会的Madsen无视了这篇文章,因为它出自 动物解放论者 之手。除非所有毛皮动物养殖场都被禁止,否则这些人永远都不会满意。 英国、澳大利亚、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波黑与荷兰已经通过了禁止毛皮动物养殖的法令(荷兰的禁令已经被上诉到最高法院)。瑞士也有这方面的严格规定,称毛皮动物养殖在该国不受欢迎,还有其他一些国家已经禁止养殖特定种类的动物。(译者:红心之王)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456分享已喜欢喜欢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