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水貂

貂皮价格腰斩卖不动 皮草城内商户多

      编辑:貂貂       来源:爱水貂
 

“貂难”调查:价格腰斩折射行业顽疾

2月12日,北京雅宝路万邦大厦里狭窄的楼道两旁,均是俄文标识的皮草宣传海报,与一把把门锁相伴的是“转租”提示语。

“不景气呗,以往生意好的时候抢档口都抢不到。”这里的一位皮草批发商王老板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从事皮草生意十多年来,刚刚过去的2014年是行业波动最大的一年,1998年、2008年都挺过来了,但眼下却异常迷茫,“亏损中继续坚持着,不干这行干什么呢?”

在800公里之外的大连普兰店镇,刚从北京跑市场回来的养貂专业户于老板,带着本报记者到后院参观他的饲养小区。“最多时候有2000多头种貂,如今已经砍至800多头。”他介绍,2013年一对公母貂皮能卖到750元,现在顶多卖到450元。

对于这场突如其来的“貂难”,除了养殖户听到的“最大出口市场俄罗斯因乌克兰局势受到欧美经济制裁”外,大连毛皮协会秘书长聂春荣还给出了另一个答案:“自2008年以来,国内中等以上规模的皮草城数量从60家增至2013年的200家左右,仅用于展示的成衣就需要巨量貂皮,但如今消费低迷,盲目扩张恶果开始显现。”

皮草城:“商户比客户多”

沿着雅宝路,一座座被俄文装饰的大厦并排而立。这里,曾是我国最大的服装贸易批发集散地,汇集的大量商户主要从事对欧洲,尤其是东欧的服装外贸业务。

春节前,本报记者以买貂皮大衣的名义走访了万邦大厦,多层店铺都锁好门回家过年了,其中一些将“转租”告示张贴于门上。

一个品牌为“暴风雪”的皮草店铺里,一位店内推销员笑脸相迎,称“今天是最后一天”。他介绍,以往都是对俄罗斯批发出口,但因为俄罗斯经济受到制裁,所以最近也开始通过顾客介绍顾客,进行内销。

根据国际毛皮协会驻中国代表处提供的数据,毛皮加工工业采用的原料中,90%以上来自貂皮、狐皮和貉皮。其中,水貂皮在高档毛皮中使用最广泛,是所有短毛毛皮的代表。

近年来,水貂皮占世界毛皮总贸易金额的70%左右。2007年起国际市场毛皮鞣制、染色加工业加速向中国转移。目前,我国毛皮加工总量约占世界的75%,产品主要销往俄罗斯、日本、美国等裘皮服装消费大国。

2014年以来,因乌克兰局势,俄罗斯相继遭受欧美的经济制裁,卢布汇率持续下滑,采购商进口成本增加,转而采取观望和保守态度。

“以往当地人均月收入3000卢布,如今可能已经贬值一半,工资没有上涨的前提下,物价却在上涨,连吃饭都成问题,还怎么会拿钱买貂皮大衣?”王老板称,做外销的,不是自己能决定得了的,一个国家如果经济出现衰退,短期内很难恢复。

他介绍,现在最难受的是在高点采购大量貂皮的人,如果手里存着一个亿的貂皮,一年内价格腰斩,如今只剩下5000万元。“最要命的是,其他低价采购新皮的人还顶着干,所以,这部分人的日子很不好过。”

本报记者在北京和大连多家皮草店走访,进口皮制成衣价格并没有太大变化,但国产皮制成衣价格则与2013年相比下降40%左右。

即便这样,一件不带帽子的国产皮大衣价格大多在6000元以上。一位裘皮服装从业人士告诉本报记者,一件衣服约需要30张皮,再加上加工、人工、门店租金等各种费用,卖出去的利润只有几百元,“远不如上世纪90年代卖一件赚一件了。”

上述王老板坦言,问题最关键的是卖不动,尤其是近年来各地皮草城数量猛增,“一个百八十万的小城,怎能支撑非生活必需品的皮草城?”他向本报记者分析,增建一座皮草城,每家店铺至少需要200件成衣来展示,每件成衣需要30张左右的貂皮,每座皮草城则有数百家店铺,所需貂皮数量巨大。

“但现状是商户比客户多。”王老板称,“不能总是赔钱,前几年赚的钱如今都赔进去了。这个市场看着不大,但是周边赔3000万~4000万元的不在少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