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水貂

全国首例消协支持养殖户诉讼案获胜

      编辑:貂貂       来源:爱水貂
 

中国法制报道网(吴颂 胡光辉)山东潍坊报道:2018年3月12日,安丘市刘文昌、张瑞莉夫妇养殖水貂喂食假兽药受损案一审宣判,判决被告赔偿刘文昌、张瑞莉夫妇经济损失35万元。一审判决后,被告不服上诉至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同年9月25日,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维持原判。至此,刘文昌张瑞莉夫妇长达四年的维权路,终于尘埃落定。记者了解到,这是全国首例消协法律援助养殖户并获胜诉的案件。

服用假兽药,千余只水貂死亡

刘文昌夫妇是山东省安丘市的水貂养殖户,养殖区内饲养着千余只水貂。2014年,他们养殖区内的水貂,在服用了从诸城市毛皮动物研究所购买的药物后,出现大面积死亡,损失高达四十余万元。

据刘文昌妻子张瑞莉介绍:“2014年8月底,我家养的水貂开始咳嗽,到诸城市毛皮动物疾病研究所治疗,拿了两个貂去研究所楼上解剖化验,工作人员说貂是得的肺炎,工作人员推荐了 ‘重症康’和 ‘肝肾舒’进行治疗。9月5日,按照要求用量给水貂服药后,过了一夜再看水貂就像快死了一样,再过一会貂就开始大片的死亡。”记者来到刘文昌家水貂养殖区,看到如今大部分貂笼都已闲置,只有几个笼子里有活水貂。养殖区内狼藉一片,没有丝毫生机。

漫长维权路,消协助受害者维权

刘文昌的妻子面对仅剩的几只水貂流下泪水,几度哽咽地向记者描述他们艰辛的维权路:自己因长期生气抑郁身体出现了问题,刚刚做完了手术,现在已经干不了活了。当时这个事发生了以后,他们找到了畜牧局举报,畜牧局认定“肝肾舒”这个药是三无产品,卖假药,情况很严重啊。研究所那边说砸锅卖铁也赔钱。研究所当时态度很好,但后来一直都没有结果。后来畜牧局以水貂无法检验为由只给研究所罚款一千元。夫妇二人对结果不满意,又向法院起诉,法院也因无法检验未受理,至此,夫妇二人诉讼无门,维权之路陷入僵局。这两年多,因水貂大面积死亡,直接损失四十余万元,现已家徒四壁,儿子考上大学,因无力支付学费而放弃了自己的大学梦,张瑞莉也因长期情绪愤懑,身体出现问题,刚做了手术,已经干不了活了。

在长时间索赔无果后,张瑞莉抱着最后的希望到潍坊市消费者协会反映情况,寻求帮助。接到张瑞莉反映的情况后,潍坊市消协高度重视立即成立工作组,赶赴张瑞莉家进行实地探访。潍坊市消协首先委托诸城市消协、安丘市消协进行调查并与双方当事人沟通,但调解并未成功。潍坊市消协秘书长王义勇及其同事苦思对策,决定履行消协“支持消费者诉讼”职能,帮助张瑞莉通过司法途径维护自身权益。

案件调查坎坷,多部门齐心协力

在潍坊市消费者协会的支持下,通过安丘市司法局法院委托山东盾安律师事务所,由郑立民律师和王律师接办此案。

为刘文昌夫妇提供法律援助的郑利民律师在接受本网记者采访时表示“刘文昌夫妇这个案子是在2016年4月份,通过安丘市司法局法院委托我们律师事务所,由我和王律师接办的。通过清晰的研究我们确定本案有两大重点,一个是因果关系的确定,另一个是责任主体的确定。随后我们就到安丘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通过法院委托对因果关系做鉴定。在这个过程当中遇到很多困难,主要是能做这种鉴定的机构不在法院的司法鉴定名录里面。后来经过消协的推荐,我们接触了潍坊市畜牧兽医协会,并向法院提供了该协会的资质,法院经过审查认为该协会具有鉴定资格,同时把该案委托该协会。通过鉴定认定原告损失和被告各方存在因果关系。”

证据确凿,案件判决胜诉

根据潍坊市兽医协会作出的鉴定意见,被告漯河广汇药业公司应对原告的损失承担一定责任;原告系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且作为水貂养殖专业户,未尽到注意义务,盲目听从导致水貂大量死亡,自身也有过失之处,应承担相应责任。

最终,安丘市人民法院作出判决,被告原诸城市毛皮动物疾病研究所及两名责任人连带赔偿原告因水貂死亡造成的损失24.5万元;被告“肝肾舒”生产企业赔偿原告因水貂死亡造成的损失10.5万元。经潍坊市兽医协会鉴定,原告损失共计43.91万元,庭审中原告坚持主张35万元,差额可作为原告对其自身过错承担责任的部分。

今年3月19日,刘文昌、张瑞莉夫妇带着特意制作的写有“依法维权担当作为,公平正义真情为民”的锦旗,来到潍坊市消协,感谢消协两年来的帮助。

一审判决后,被告原诸城市毛皮动物疾病研究所不服,上诉至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消协连同援助律师协助夫妻二人积极应诉,最终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于今年9月25日依照《民事诉讼法》作出终审判决,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自此,刘文昌、张瑞莉夫妇长达四年的维权之路终于得到了结果。张瑞莉满怀感激地告诉记者:“当时水貂突然大批死亡,20多万元的贷款无力偿还,全家陷入了困境。这两年多亏了潍坊市消协的帮助,现在胜诉了,压在心底4年的大石头终于松快了些。”为刘文昌、张瑞莉夫妇提供法律援助的郑立民律师则表示后期仍会继续跟踪本案,帮助原告走执行程序,直到原告所有损失得到赔偿。

关于本案的相关后续,本网将持续跟踪报道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